《越狱》背后的中国字幕组

  中文字幕组为盗版的英美电视剧配上字幕,很容易被看成中国盗版猖獗的证据,而《纽约时报》记者又把他们冠名为“打破文化屏蔽者”。这两条理由就足够把中文字幕组的哥们全吊死在电线杆子上。

  随着美剧《越狱》在写字楼里的风靡,一个神秘的群体—— 负责为“狱粉”们下载、翻译、制作、压制、发布、分流的字幕组逐渐浮出水面。

  第一个揭开神秘面纱的是《纽约时报》,不久前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打破文化屏蔽的中国字幕组》的文章,报道出来后被专栏作者连岳转载进个人博客,立即引来跟帖无数,有网友回帖高声赞叹:“以自然法的名义,向字幕组的同志们致敬!他们是这个时代真正的教育家,如果没有这些人,中国青年脑中的知识将起码丧失一半。”

  越来越多的网友开始好奇中国字幕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他们在做着什么样的工作?他们做这些工作的初衷何在,他们是否以此为生?

他们不再隐秘

  在伊甸园论坛上,打出了这样的招聘启事:字幕组长期招募各语种(英、日、韩、德、法、俄、意、西、其他)字幕翻译、听译及时间轴制作人员,待遇优厚。欢迎高手加盟!

基本条件:
(1)热爱电影或美剧;
(2)有一定的网络条件(公众网资源下载速度10KB/s以上);
(3)有一定的业余时间(平均每月10小时以上);
(4)做事踏实认真,具有敬业精神、团队精神和强烈的责任感;
(5)目前不在其他电影或美剧字幕组效力或担任职务。

  当记者试图以应聘者的身份发帖咨询时被拒之门外,原因是只有会员才可以发帖,而想要注册伊甸园会员必须受到现有会员的邀请才能注册。据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伊甸园会员称,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保证论坛的安全,里面的人还是尽量不希望过多地暴露在阳光下。

  所有的字幕组都在拼时间,都想抢在第一时间把中文字幕发布出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越狱》字幕组成员讲述了从接收片源到上传字幕所经历的六个小时的 “生死时速”:FOX电视台播放完一集《越狱》,就有片源从国外BT网站传到国内字幕组的FTP,这个工作通常由国外的留学生完成,大概需要半小时,为了争取时间,有的字幕组还会先借道韩国的服务器,再传回国内的FTP,这样能将片源的传输过程从半小时缩短到10分钟。英文字幕常由录制人员直接用MSN或QQ传给字幕总监,字幕总监再分发给下面的工作人员,同时通知参与这次翻译行动的时间轴、翻译、校对、压片人员。

  当一集《越狱》的无字幕视频准备好后,先由时间轴人员清理字幕里的广告,并为英文字幕配上时间轴,即“从几分几秒到几分几秒,某个角色说了什么话”,做这项工作最重要的是细心,因为一不小心就可能对错时间点。一部45分钟的片子,一名熟练的时间轴人员大概两个小时就可以搞定。

  字幕总监收到配好时间轴的英文字幕,分派给4名翻译,每人10分钟左右,差不多200句对白,两个小时的工作量。翻译是件挺郁闷的事情,要赶时间,所以翻译过程中少有交流,遇到问题就请教Google。

  翻译完成后,还需要校对人员最后把关,纠正翻译错误,统一翻译风格,并重新检查时间轴,因为有时英文一句话要分两行显示,而中文几个字就能表达。更何况字幕不是书本上、网站上的文字,可供读者按自己的阅读速度来读。字幕在画面上是一闪即逝的,观众的阅读速度,会被它的停留时间所控制。即使观众能在该行字幕消失前阅毕,太长的字幕仍会占用观众的时间,妨碍他们观赏画面。

  校对完毕后,字幕总监就可以在射手网(国内最大的字幕网站)上发布中文字幕文件了。通常,他们还会顺便把简体中文转换成繁体格式,连同英文字幕一并打包,单独提供下载。射手网做过一个简单的统计,《越狱》第二季第13集是伊甸园最早发布的,从北京时间上午9点30分拿到片源,到当天下午16点零2分在网上发布,只用了6个半小时。伊甸园字幕组文件发布后被下载了1万多次,而3个小时后上传的另外一个字幕组的中文字幕,下载量不足它的1/10。这个数字或许可以解释字幕组之间为什么会如此争分夺秒地抢进度。

但求热爱 不问回报

  很多网友都有这样的同感:“网上翻译的字幕比很多DVD的字幕好多了”。这种好不仅体现在准确度和时效性上,更体现在字里行间译者流露的感情,一种对片子的感情。现在新加坡攻读物理学博士的王鹏曾经是伊甸园论坛的一名普通译工,他对《了望东方周刊》记者说:“粉丝看粉丝翻译的字幕,最能心领神会,相顾莞尔。”

  复旦大学中文系严锋教授对《了望东方周刊》说:“他们所翻译的东西并不是达到了怎样的高度,翻译得多么好,但他们的翻译不像一些正规、专业的翻译那么生硬,他们的翻译更加生活化,很贴近我们自然的语言,有时他们还使用了一些我们熟悉的成语。最可贵的是他们在一些对话旁边还加了注释,比如一些文化、历史方面的典故,这些都是非常贴心的。我能在他们身上看见一种敬业精神。”

  《纽约时报》报道过一位“痴情”的中国骨灰级粉丝兼字幕翻译:“23岁的丁承泰是一家银行的网络技术专家,一年半来,他一下班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开始消灭那些大部头的美国电视剧,比如 ‘Lost’、‘C.S.I.’还有‘律政俏主妇’,朋友还以为他失踪了。他连夜为这些连续剧编译字幕,发布到网上。通过BT这样的技术,越来越多的中国观众能够免费下载观看到这些节目。”

  只要登录到相关的字幕网站,不难发现网站招聘的都是像丁承泰这样的兼职人员,所谓的待遇都不是拿人民币来衡量的。TLF被网友公认为最具实力的字幕组之一,成立于2002年7月,主要从事电影翻译和美剧翻译。4年内,有全世界超过500名电影爱好者为TLF字幕组的发展贡献了力量。目前,TLF字幕组现役组员超过100名,组员涵盖出生于60年代、70年代和80年代的三代人,学历包含中学、大学、硕士、博士四个级别。组内男女性别比例6:1,囊括了全中国的语言精英,其中相当部分为海外留学人员,其中不乏来自哈佛等世界名校的学子。

  参加字幕组的人,并非个个毫无私心,不少人是冲着字幕组的内部FTP账号去的。对喜欢美剧的人来说,那个账号是个宝贝,几乎可以看到所有的美剧。王鹏告诉记者:“我当时加入字幕组的动机也主要在于此,学校曾一度把BT的端口给封了,我只好加入字幕组,每个星期翻译三四个小时,就可以换得最新一集的美剧,后来电视剧播完,我也就退出了。”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字幕组,中国的美剧粉丝们从此过上了“天涯共此时”的日子。美国东部时间11月27日晚19点,即北京时间28日的早8点,《越狱》第二季第13集在美国福克斯电视网开播。这是《越狱》第二季进入冬歇期之前的最后一集。美剧的规矩是每周一集,中国《越狱》迷苦等了一个星期后,早已心痒难耐,隔几个钟头就跑到射手网和各大美剧论坛上去看中文字幕出来了没有。

  长期以来,各大中国字幕组以翻译字幕为乐,享受着彼此之间竞争速度和质量的简单快乐。他们类似早期的黑客一样低调,仅仅在作品的流布范围上就能取得足够的自我满足。

  在接受《了望东方周刊》采访的字幕翻译中还有一位是上海电影制片厂的签约译员蒋蔚,他在上影译制片厂作兼职翻译,不同的是他的工作有回报,他最终没有透露收入的多少。“坦率地说,我在乎的不是翻译的酬劳,我更看重自己连续赶上几个通宵翻译一部作品,最后被中国观众接受的成就感。” 蒋蔚告诉记者,他把每一部由他参与翻译的电影都刻成光盘,小心地珍藏着,“将来儿子长大了,我要告诉儿子这部电影里面也有老爸的一份功劳。”

  提到影视论坛里那些自发组织不拿一分钱报酬的中文字幕组,蒋蔚很钦佩这样一个躲在幕后,默默奉献,无声无息的群体。“如果让你加入他们,不拿一分钱报酬,你肯吗?”记者问道。“我愿意。”蒋蔚回答地很干脆,“对于美国电影或电视剧的影迷剧迷们来说,第一时间享受到一个好故事,第一时间伴着剧情的起承转合,心情随之跌宕起伏,第一时间得知人物命运的结局,这些意义都要远远胜过外界的赞许或者任何物质上的回报。

翻错一个字就是对美剧的亵渎

  美剧的很多剧迷们都知道网上流传着一个王牌翻译叫Re-quiem,此人是《太空堡垒卡拉狄加》的超级粉丝,这部片子最初在网上流行没有英文字幕,他就一句一句听译,翻来覆去地听上一整天,如临大敌,仿佛一个错别字都是对这部剧的亵渎。有热心人给他算了一下,他翻译一集片子,至少要对着字幕看6次片子。因此同行都开玩笑说字幕组新招的人跟谁比都不要跟Re-quiem比,他属于变态级别的。

 “听译已经是翻译的最高境界了。”王鹏坦言他只做过一次听译,当时是翻译一部电影,花了一天时间,非常辛苦,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听了好多遍。“尤其是一些不太熟悉的人名、地名,还有一些深刻的老片老引用历史,我就要不断Google。认真一点的做法都是要查清楚并且作注释的,尽管观众一般都不注意注释。”

  一些被认为“痴气”的字幕翻译常常一翻就是8小时,不吃不喝不睡,像着了魔一样。当看到一些触景生情的场面,翻译还会一边抹眼泪一边在键盘上敲字,浑然忘我。最让王鹏敬佩的是一部日本动画《Ghost in Shell》的翻译,里面大量引用世界文学名著原话,在他看来翻译真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一位网名叫“冬天”的网友说:“我印象最深的一句特别富有中国特色的翻译是‘I swear to God’这句话,在Shark(《律政狂鲨》)的某一集里面,这句话被‘fr’翻译为‘向毛主席保证’,哈哈,太贴切了,中国人是不会向上帝发誓的。”

  把美国民谚翻译成中文有其特别的难处。《欲望都市》有一集里面,“我想你们两个将会很适合”(I thought you two would hit it off)被翻成“我想你们两个会来电”。《越狱》里面的名句“准备的作用是有限的” (Preparation can only take you so far)则被改成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尽管故事的背景完全在美国,经过了这样的翻译,或多或少会带上一点中国特色。而这些都要归功于翻译的精心雕琢。

  据王鹏介绍,即使都是志愿翻译者,水平差异还是很大的,有些翻译质量太差,斑竹会自动清理掉。字幕组间在内容的相互竞争也就是把字幕发到字幕站,靠公众的口碑来评判。

  “各个字幕小组之间存在竞争,这种竞争不是商业角度的,而是从业务角度,他们互相比速度、比质量,这种良性的竞争必然会使得他们的翻译越来越好。”严锋说。

  韩剧的著名字幕团队骄阳字幕组就受到了韩剧迷们的首肯,有网友这样写道:“通过《天可怜见》认识了骄阳。从那时开始,《19岁的纯情》、《真的真的喜欢你》、《美好的一天》还有《伟大的遗产》也都是看骄阳出品的。我信赖骄阳,骄阳也没有让我们失望!骄阳人的服务是一流的,你们虚心接受意见;主动与韩迷沟通;韩剧在线播完之后,骄阳字幕组人员通宵制作,凌晨发布!这种敬业精神让我们感动!骄阳,你们为韩迷们所做的、所奉献的一切心血和汗水,我们都看在眼里,感激在心里!”

你不是公安局的吧

  “你不是公安局的吧?”还在新加坡读博的字幕翻译王鹏,通过MSN接受本刊记者采访的一个小时里,不下五次质疑记者的身份。一位自称是“自闭症患者”的网友在论坛里发帖也表示这样的担忧:“字幕组成员应该被央视评为2006感动中国年度人物,唉,还是不要炒作了,否则这些幕后英雄就要挂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网友在“航海日志”里发言:“中文字幕组为盗版的英美电视剧配上字幕,很容易被看成中国盗版猖獗的证据,而《纽约时报》记者又把他们冠名为‘打破文化屏蔽者’。这两条理由就足够把中文字幕组的哥们全吊死在电线杆子上。”有些网友准备在网上发表联合声明,连煽情的标题都想好了:《求求你们放过中国字幕组吧!》

  对于无数美剧的忠实粉丝来说,他们的心情是复杂和矛盾的,“从丁承泰接受了《纽约时报》的采访起,多米诺骨牌就开始倒下。结果是所有中文字幕组都曝露在阳光之下,当年各大黑客组织出水就是这样的情形。”一位《越狱》粉丝这样慨叹,“而我不能对此说什么,甚至不能谴责谁。因为我是中文字幕组的受益者,我无权要求他们永远隐姓埋名下去。如果他们有一天不希望如此了,要走到前台来,得到他们应有的荣耀,这是他们的自由。或者因此而得到美国方面的工作邀请,则更是他们的权益所在。即使因此而导致我没有翻译的美剧看,也只能如此。我可以遗憾,我可以悲伤,但是我不能呼吁,不能要求。没有谁规定他们必须保持缄默,因此我的保护也就无从说起。只是一想到未来可能没有BT可下,心里总觉得怅然得很。”

   “你担心中国法律有一天会封杀中文字幕组吗?”王鹏回答记者说:“我担心的是法律有一天会禁止下载,那样字幕组也就名存实亡了。如果这帮哥们遭遇不测,意味着无数粉丝将无法看到及时准确的美剧翻译版本,只好苦练英文了,中文字幕组是中国特色的产物,在新加坡,美剧迷们的英文比中文还好,没有中文字幕组也就不存在这样的担心了。”

  聪明的字幕制作组成员早已做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细心的观众会在《越狱》每集的LOGO旁边看到这样一段文字:“伊甸园影视论坛荣誉出品,本字幕仅供学习交流,严禁用于商业用途,请于24小时内删除,请购买正版”。字幕组还意识到,他们的作品在其他国家可能被认为是侵权。不过根据中国法律,这些作品很可能被认为是学术研究。因为他们既不收费,也不以赢利为目的。

  上海大学影视艺术技术学院教授林少雄回顾了我国引进影片的正常渠道和程序:“文革”及上世纪80年代,国家对于外国影片的引进有专门的审查机构,意识形态占主要的因素。那时候国内的观众所能看到的都是苏联、阿尔巴尼亚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影片。后来我们国家开始引进国外大片,我还记得引进的第一部进口大片是Harrison Ford主演的《亡命天涯》。

  “现在我们国家引进国外影片实行配额制,每年引进的外国影片数量有具体的规定,逐年有所增加。至于国外电视剧的引进,则由电视台来做。比如韩国《大长今》就是由湖南经济卫视引进的。”林少雄说。

作文化交流的使者

  姑且不论中文字幕组所从事的是不是合法的工作,至少他们被网友看作是美国流行文化的爱好者和传播者。他们为那些想通过看大量的美国电视和电影来学英语、了解西方文化的人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平台。

  不少《越狱》粉丝说他们从电视剧里学到了许多知识,从流行时尚到生化医学,还有美国各州名称及地理位置,FBI的工作流程,甚至包括美国的dating culture。

  “从电视里你能看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从政治、历史到文化艺术。”丁承泰说,“这就是美剧的独特之处。当我第一次看《老友记》时,我发现里面随处可见美国历史的相关知识,也显示了美国的高速发展。这比课本上的有趣多了。”

  林少雄在接受《了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表示,国内出现的字幕组客观上会对国内的受众产生三方面的影响:

  “首先,对观众的欣赏习惯有很大的改变。’‘文革’以后80年代,欣赏和接受外国影片都是通过翻译、配音,而现在很多受众在观看外国影片的时候都要求必须要听原声、看字幕。我上课的时候给学生作过试验,给学生播放配音的影片,学生们就会觉得很别扭。”

  “第二,保持了影片原有的品质。在影片中原声和配音的差距还是比较明显的,人物对话和音乐等都是影视作品中比较重要的方面。”

  “第三,改变人们的认知能力。虽然观众在看原声电影的时候,一方面要看画面,一方面又要忙着看字幕,这肯定会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但是把阅读和观看两者结合起来,经过长期的培养,可能会对人的认知能力产生一些影响。”

转载时必须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本站多媒体信息[音乐视频图片等]全部收集自互联网,因此造成的争议与本站和本人无关!如果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本人删除QQ:23549354:AYOU部落 » 《越狱》背后的中国字幕组

赞 (0)
分享到:更多 ()
已有 0 条评论